萧佑yy.

无聊画着玩。











好吧大哥们其实我很想火的。

存图,儿子,史召言。
什么时候我要是有扫描仪就很开心了。

屯图,做个纪念,不过不画这个了

自家儿子。不过捏出来的更丑一点。
字和图没有关系,就是觉得,深藏blue,挺好玩的哈哈哈。

先生,晚安,好梦。

先生只是带着宇宙的秘密去继续他的时间旅行了。

先生,晚安。
提香:

MarinaRen:

他是宇宙中那颗遥远的星,光芒穿越了几十万光年的距离,会一直我们的眼前闪耀。✨-- Can you hear me? 


全服最直武当。耶。
来找我玩呀嘿嘿。
坐标野度横州id贫道满脸骚气/w\

最近比较茫然一点。

明天考试,我还在这里叨叨。

蛛网头:

听说一叶之秋换了新主人,索克萨尔挽了王不留行前来慰问。

王不留行:“没必要的,为了男人,不值。”
索克萨尔:“哎哟就是!你看看你,这些年等完秋木苏,现在又等叶秋,跟忠犬八公一样。可他们呢!说走就走。呵,买个烟都能把人买没了。我这心啊,可凉了……你都不知道我这些年怎么过来的!”
王不留行:“所以说,为了男人,不值的。”
索克萨尔:“听说他们要给你染金发啊?这个好,你皮肤白,金色显气质。”
王不留行:“我跟索克还说呢,要不要告诉你叶秋新弄了个号,怕你伤心......哎呀我怎么说出来了!”

一叶之秋:“......走开,你们这两个戏精。”

《塑料姐妹,表面兄弟》



Vincent.🍃:

今天晴空万里,艳阳高照。
我说不是什么好天气,也没有很想你。


浪人陈颂.:



想,射日之征那时江澄也不过一个十七八岁少年,别家儿郎还在父母身畔念书练剑的时候就已闯过枪林弹雨刀山火海,三毒紫电下收过多少温狗性命。他在断壁残垣中重拾一个支离破碎的江家,踩着布满刀尖荆棘的道路给江家拼出一个前程。他是江家的顶梁柱,没有人能够告诉他振兴江家这条路该怎么走,所以多少明枪暗箭不怀好意俱是他一肩扛下。自己还是个孩子,却要照顾更小的金凌。这样难的一条路,他一个人,许是凭着骨子里与生俱来那几分傲,许是铭记着江家家训“明知不可为而为之”,到底未让云梦江氏这块牌匾蒙尘。方有后来人人皆知“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三毒圣手”,方有后来无人敢提半句金凌身世,方有后来大梵山上四百张缚仙网。